新闻来源: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7-11-09
0

  文/崔衎衎 李峥

  制造业的老板,大多活得心累。在由经济环境、市场规模、企业产能、新品迭代所决定的制造业战略游戏里,往往需要懂十项全能的选手,才能够经久不衰。同时,大而全的产品线及生产规模、内外贸一齐开花、上千名产业工人——这样的“产业决定论”,真的适用于轮滑行业吗?

  我们对依然在轮滑行业剧烈动荡中,依然活得很好的企业家怀有温情与敬意的心境。李峥告诉我,如果要了解轮滑行业,就必须去到森海——读懂轮滑行业的这艘“航空母舰”,多少也许就能看懂轮滑行业的一些经营上的思想脉络。

  森海的经营模式,是一种生产环节、分销渠道全流程极致掌控的模式。老板林家坤的治理方式,江湖闻名遐迩,是他奠定了轮滑行业的“外贸主义工厂与集中生产资料的模式”。

  “打铁还需腰子硬。我年复一年,赚的钱大多都砸到扩大再生产里面去了。”森海之所以被业内人称为轮滑界的航母,是因为老板林家坤打造的整个森海轮滑产业链里,除了采购包装材料外,全是林家坤自己买地、自己建的厂房,从模具到塑胶件,再到轮子,都是由森海自己生产。

  森海诠释了何谓真正的实体经济。只是这样重资产的模式,符合未来轮滑消费市场增长的线性思维还是幂次思维,我们当下却无从预计。这样的思路,略带着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的某种古典气息。这种颇为极致的公司治理管理模型,如同左右两极般地、站在这个行业经营模式的两端。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中国,沿着中国的黄金海岸线,大大小小的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如今在中国体育用品领域叱咤风云的那些人物,从北到南,相当多的是在这个时刻登上历史舞台、开始下海创业的。他们有的掌管了一个濒临倒闭的小工厂,有的则东拼西凑了几万元钱,小心翼翼地开始了他的充满艰险的创业之路——他们的年龄当时大多都在30上下,命运给了他们人生财富里一次勃发的机遇。

  广州森海运动用品有限公司正是在1993年成立的。那个时候,林家坤刚高中毕业,就选择了制造业工厂的工作——至今24年了,这个小时候被周围人戏称为“儿童大王”的小子,居然没转过行。

  93年,林家坤从小配件入手,从铁皮房、200平米的作坊式小车间起家,凭着自己绝活儿般的手艺,亲自带2-3个工人干订单。他自己现在都记不清,自己那几年忙忙乎乎地,做了多少业务。

  97年,林家坤经历了人生中最困难,也是最想放弃当下工作的阶段。因为亚洲金融海啸。不过他还是赔钱挺过去了。有了97年的金融风暴的经历,以至于到了十年后的07年次贷危机来临时,林家坤心理上一点儿都不惧怕汇率问题了,“跌习惯了,07-10年,每年因为汇率问题,都损失1000多万。”及至14-15年,当石油经济疲软造成卢布下跌,对俄罗斯出口市场也有影响时,老林更是见怪不怪了。

  99年,他终于开始自主装配生产成品轮滑鞋。

  2000年的长沙体博会,老林小心翼翼地订购了一个标摊。由于不想错过一个采购客户,为了节省时间谈订单,他从参展前一天开始到完全撤离,连续吃了4天麦当劳。2000年,他还在国外注册了“Action”的商标——这为未来森海在外贸战线获得巨大成就,打下了伏笔。

  从2003年开始,森海冬天生产轮滑装备为主,夏天则根据订货季,适销对路地开始增加冰刀的制造业务。

  在外贸贴牌战线干了十几年之后,森海占据中国轮滑装备外贸市场份额的头把交椅,迪卡侬、家乐福等强势渠道森海几乎已经全部拿下。这其中,自己的ACTION品牌,占到了外贸市场份额的30-40%。

  “没有永远的赢家,只有新的挑战者,没有一种商业模式是无敌的。”自2013年以来,森海也越发重视国内市场。目前,内销业务占据了整个盘子的40%。线上,他们自己做电商;线下,400多个代理店结合ACTION轮滑俱乐部的杠杆,去撬动更多轮滑潜在消费者对于品牌的认知度和忠诚度。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在森海的研发中心,赫然贴着这么一句出自林家坤的话。企业文化墙上则写着:管理模式——制度化的约束,人性化的沟通;人才选拔——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

  据了解,如果森海的任何一级主管,没有将自己的属下放在最有利于发挥其工作能力强项和绩效的位置上,需要受到上司连带的责罚。这样的人与绩效模式,使得森海三军用命——森海的员工很多工作起来都非常投入,几乎都是跑步前进。其中很多都是追随企业10年以上的“老人儿”,而很多应届大学生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便是来到这里。

  老林遵循不喜欢出头、低调的顺商精神——企业可以出名,老板不出名,遵从细水长流、年年有余的经商心态。“在商业精神方面,美的、格兰仕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中国商业精神如今已是一个热门话题,顺商精神对于重温古典主义的商业伦理,有利于这个更讲究信用体系的年代。只是历史学家余英时在更早时就以充沛的史料证明了,儒家伦理中拥有与清教伦理对应的资本主义精神——但政治的复杂性和缺乏法律保障,妨碍了这种精神随后在顺德的自由生长。

  所以,在此前100多年的时间里,依靠第一个开埠口岸而获得外贸繁荣的顺商,反而在张扬的价值呈现上,谨慎止步了。


合作伙伴

©2013-2015 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 ( 京ICP备05083596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