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来源: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7-03-06
0

  文/崔衎衎

  凡是过去,皆为序曲。——莎士比亚《暴风雨》

  1 缘起

  2017年的第一家企业走访活动,郭超代表人造草专业委员会邀请王雪霞和她的MIE参加人造草专业委员会以及行业新标准的修订工作。开展对王总的第一次采访,“和谐友好”的氛围还是很重要的。而对她的为人处世、工作风格,我还一无所知。这次被她戏称为创业史上“难得一见”的访谈,用她助理的话形容就是“话题最具开放性”。

  人造草行业里“咖位”高的老板,大多都是个性鲜明、城府极深且资历深厚。而与工程基建行业频繁打交道的人造草行业女性企业家,王雪霞应该是少之又少的一员。能在体育场地建造行业中长期坚持并有所建树的,王雪霞是其中之一。

  三年前,王雪霞和她的MIE一直出奇地低调,即便在爆炸的互联网信息中,也几乎难以找寻到关于MIE的点滴。采访中她非常坦诚,几乎没有外交辞令。作为国内最早规模化涉足人造草行业的人物,她和她的MIE留给行业的似乎要更多,而像她这样的个体,是不会刻意地去圆通事故的。

  早在2015年3月上海地材展上,我曾远远地见到她—在德国风的展览馆里,她一袭白裙,被展位上的老客户们簇拥着,说话睿智、干练。然后我听到一位工程商朋友说到她在业内如何如何有名,在体育设施建造圈内颇有“玛格丽特一世的旧欧洲之风”。

  在2016年的夏天,她带着两名助理去我们单位拓展部办事,我和她有过3-5分钟的关于MIE品牌方面的交流。

  就是在我对她知之甚少,不知道她的话题底线的情况下,我抛出了有可能给她带来不快的两个话题:

  一是她如何看待那些不是“老字号”的、却已经赶超MIE发展步伐的人造草企业。

  二是,当“世人皆知”的大好局面出现在美意(以下简称MIE)面前时,为什么你们没有成为一统行业的先驱,反而差点成了先烈,MIE究竟差在了那里?

  2 淡定与自信

  针对我的问题,王雪霞显得非常淡定,丝毫没有因为被戳到痛点而不快。

  第一个问题的回答,让我感受到了她看待问题和竞争对手独到的视角。

  “坦白讲,有一点必须承认,凡国内企业自己拉丝的产品,有个别比MIE好很多,也有不如MIE的,我们只是处于一个中上游水平。但在高端产品里,MIE有信心保证完美的品质。美意进口的高端Mattex草丝、自己生产的草丝,在纤度、配方,老化、耐磨等指标方面,都是行业内比较先进的。”我们行业内仍然有许多值得学习的同行,无论是在产品品质管理、客户管理方面,还是在市场营销手段、做大蛋糕方面,他们永远都是MIE的榜样。

  这样的回答让我看到了她眼中对产品的自信。

  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更加让采访者感受到了她那种北京大妞的率直与泼辣。也很难将她同三个孩子母亲的事实联想起来。

  “MIE有一段永远涂抹不掉的历史—国内最早进入人造草坪行业的企业”。

  1999年,当国人对于人造草的概念不知所以的时候,嗅觉灵敏的王雪霞和家人(高正东、高华)一起走入了这片“蓝海”。时下国内尽人皆知的赛尔隆、施拉姆、赫斯特、博纳、MATTEX的国外人造草品牌及产品,都是由他们以代理的方式最先引入中国的。

  王雪霞回忆说:“那时候有一些国外的人造草企业找到了我的先生,希望聘请他担任首席代表。但那毕竟不是自己的事业,我们决定自己做国内最早从事人造草行业的本土企业,取名‘MIE中国区定点生产加工基地’。我和家人共同负责具体的公司运营。”

  当谈到她经营哲学的形成、谁对她影响最大时,王雪霞语速放缓:“当然是赛尔隆。没有与他们的合作,就没有今天的MIE,也没有今天作为企业老板的我。我们学到了如何专注于一个细分领域甚至一款爆款产品,如何识别这个行业的各种现象,如何去取舍衡量各种价值……”。

  MIE与国外品牌的缘分一直不断。1999年将最高端的荷兰草丝THIOLON引进中国,并命名为“赛尔隆”—这个至今对于中国人造草行业仍然具备“神圣感”的名字,随后的2001年3月,中国本土第一片专业运动型人造草坪在MIE下线,填充了国内空白。9月将英国BONAR引入中国并协助其建立生产基地。2005年3月将荷兰皇家赫斯特引入中国,单片双色草丝一时成为业内的经典;同年7月是中国人造草行业营销史上最具高光的时刻—欧洲豪门“银河舰队”皇家马德里俱乐部来华比赛,皇马巨星的训练课,就被安排在MIE提供的一块人造草坪足球场上完成。2007年1月,MIE更是在人造草行业搞了一次“平地惊雷”,开创了草坪发展的新概念—引入了施拉姆“会呼吸”的空心单丝人造草。

  从2008年开始,正如历史上那些“王朝”一样,MIE进入了由盛转衰的时代。

  90年代及2000年初,是产能不足的年代,中国人造草企业的生存并非难事。但对MIE这样的家族企业而言,能否一飞冲天、奠定胜局的关键,就在于建立新运营模式和管理机制,以适应爆发式增长的速度。“家族企业,有些时候会动力不足。公司初期对销售的重视也非常不够。现在回忆起来,公司发展过程中有很多节点,我们没有抓住。”王雪霞不无遗憾地说。之所以没有成为共创那样规模的企业,主要在于差了三步:

  第一,在起步阶段,没有自己建厂,以及自主研发草丝;

  第二,在快速发展阶段,没有专注的资金投入人造草行业;

  第三,在品牌经营阶段,只专注生产研发,没及时配套良好的营销渠道和手段。

  王雪霞所提到的三步,没有及时关注国产草丝的研发是首当其冲的“命运转折”。那时候因为市场对人造草的需求走高,国外人造草公司都出现了供货问题,国内开始有人琢磨生产草丝以解决市场产能不足的问题进而将“原先五、六十块的进货成本,锐减到二、三十块”。

  “我们为此开了家庭会议,但鉴于当时的生产设备以及国产草丝的质量问题,无法完全保证其产品品质,最后我们还是决定继续进口。”但那几乎是整个人造草行业得以爆发的历史节点。即便不少应用国产草丝的项目都不约而同地出现了质量问题,极高的利润率也驱使众多企业转型自主生产草丝。直接导致了目前的这种竞争激烈且混乱的状态。

  与这个风口擦肩而过,王雪霞遗憾却不后悔:“即便这样,这么多年我们都没有被挤掉。MIE有很多非常固定且信任我们的客户,他们相信美意产品的质量——靠产品说话,我非常有信心。”

  3 源于品质的回归

  她同样不是一个我们传统认知中的女强人角色,在她的商业信念中,“只想着怎么挣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挣钱重要,但没那么重要。我从没想过把企业做成行业第一,我只想把草坪做好。”

  2012年MIE从家族企业摇身一变,成为了王雪霞个人独自经营的企业。用她的话说,“摩羯座女人,就爱较劲,我就是想把企业做上去。”对于公司发展,她并无过多杂念与执念,只是单纯不想让“中国首家人造草企业被行业淘汰”。

  为了打开此前开发不足的南方市场,MIE在2015年联合行业的中坚力量,组建江苏美意人造草坪有限公司,进入了公司发展的第三个阶段:合资。

  “之前我们的工厂在天津,产品进入南方面临着高额的运费,非常影响利润率。合资公司的总部设在了南京,并在南京六合地区新建了工厂,这对我们打开南方市场非常重要。”

  王雪霞说,“设在南京的另一方面考虑,在于出口。”

  同天津港相比,上海港和南京港出口海外有着天然的优势。更大的出货量和更短的运输时间,使MIE的销售子公司发展出了更多的区域总代理,让MIE的产品远销英国、美国、德国、阿联酋、日本、越南、缅甸、印度、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同2015年相比,2016年MIE的出口销量暴增4倍。

  在王雪霞接手后的第4年,也就是2016年年底的时候,MIE的常规产品年销售已近400万平方米。

  不过,相比盘算销售额、市占率和利润率这些冰冷的数据而言,对于行业的未来,她有着更浓厚的兴趣。在听闻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人造草专业委员会正上报国标委,计划修订新的人造草国家标准后,“我一定要参与进来。”她声音仍然低柔,但语气相当坚决。对于体育用人造草环保、草丝质量、基布质量、安全等指标要求,王雪霞都有自己基于市场、品质、信誉的见解。

  4

  2017年乃至往后的岁月,MIE的发展方向在哪里,我们还无从猜想。但只要有王雪霞,至少在寂寥、低调的人造草行业里,就能多出一首独特的曲目。

  她的北京办公室里,陈列着颜色各异的人造草样块——人造草已经成为了她一生最忠实的朋友,甚至成为了她身体和心灵的一部分。

  “获得商业利润,固然是我们创业者天天需要去重复之事;但为行业开创出新的格局,才是一生的事。利润很重要,但是以自己的方式获取利润更重要。曾经让人模仿过、被人仰慕过,那才称得上是为这个行业做出过最杰出的贡献。”

  她,就是这样一个很特别的女强人:但又不希望别人觉得她是特别强势的那个王雪霞。


合作伙伴

©2013-2015 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 ( 京ICP备05083596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