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来源: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7-07-01
0

  全新升级的2017中国场馆设施论坛,早在5月22日便已结束--然而在场馆设施行业的坊间,时至今日依然余音缭绕。比如大多与会者认为,场馆行业戏剧性的变化,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接踵而至--至少创新型体育场馆这个细分行业,真的就将要起飞了。

  “升级,构建新未来”--今年的场馆论坛构架这样的主题和内容主线,对于体育场馆行业的盈利模式心存疑虑的体育产业人来说,其实也是构建了一种新的商业希望和心理上的某种慰藉。看着即便如BAT那般有资本和才华的行业投资者之痛苦,我们不是更容易摆脱某种孤立感吗?

  最近一次与钱红老师取得联系,是在微博上的互动--场馆论坛和千馆计划的新闻热潮虽然已经散去一个月,但今年决定出席并亮相体博会,却是对她过去20年在全国各地持续成立钱红游泳学校、助力全民健身事业的一次注脚和诠释。

  而她和北京体育文化产业集团董事长刘学恒、中国教育学会体育卫生分会常务副理事长毛振明、北京约顿气膜建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罗赟共同就全民健身体育场馆的“升级”模式展开圆桌讨论的环节,则毫无争议地成为了2017场馆论坛的巨大亮点之一。作为巴塞罗那奥运会女子100米蝶泳冠军,钱红过往参加的论坛并不算少,但大多都是以转型成功的运动员的身份参加,分享的话题也多是围绕运动员的转型经验--但出席本次场馆论坛,钱红则是以场馆运营专家的身份出现。

  1

  也许是出于运动员对时间的天然敏感,场馆论坛召开前夕的5月16日,在极为拥堵的北京周三清晨,钱红提前半小时就到达了我们约定的场馆论坛圆桌环节务虚会的地点。

  我和其他参与圆桌环节的嘉宾,都因为堵车原因各自迟到。

  初见钱红,干练的短发和修身的运动服,以及独有的气场,一下就能让人回忆起25年前那位奥运英雄的高光时刻。

  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游泳在“五朵金花”的带领下走上世界之巅。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钱红勇夺女子100米蝶泳金牌。但一年之后的全运会刚刚结束,钱红便宣告退役。

  这个颇为突然的决定,对钱红本人而言却算不上意外。走下奥运会领奖台的那一刻起,她便决心开始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即便在那时,她对未来的规划仍是一个零。

  “作为运动员,唯一的目标就是拿下一个又一个冠军。但在拿到奥运冠军后,我突然感到失去了目标和动力。”她回忆说,“另一方面,运动员的生活太枯燥了,因此我下定决心走向社会。”

  用钱红的话来说,迈上从商之路可谓“跌跌撞撞地闯了进去”。在那个年代,奥运冠军的光环虽然耀眼无比,但运动员创业转型的环境,却远不如当今。那是一个无法量化奥运冠军这个巨大无形资产的年代。但退役后短暂的海外教练经历,坚定了她从事游泳培训事业的决心。

  “退役以后,我在泰国、新加坡、美国都短暂地做过教练。我发现那里的孩子和我们完全不同。他们早晨5点多开始训练,白天去上学,晚上放学回来继续练。非常辛苦,但是特别开心。”也许是回忆起自己职业生涯中训练时光的枯燥感,钱红决定“把这份东西带回来”。

  钱红所说的“这份东西”与其说是快乐,不如说是体育培训理念的转变,从过去的传统体校模式向新型专业体育培训模式的转变。

  回国后,钱红回到家乡河北保定,着手创办保定钱红游泳学校。在保定市原有的露天泳池基础上,钱红和朋友一起出资兴建了专业游泳馆、运动员宿舍和食堂。1998年,保定“钱红游泳馆”兴建完毕。

  钱红完成运动员向商人转型的同时,也成为国内民营业余体校的开拓者。

  2

  在钱红看来,“培训+服务”是解决全民健身场馆升级的终极武器:“过去大多场馆是为了比赛而修建,能耗非常大。比赛过后,场馆闲置,运营成为难题。在我看来,出现难题的原因主要在于理念存在误区。很多地方政府的思维仍然停留在依靠场馆来吸引人。但真正吸引人的应当是游泳这件事本身。”

  钱红进一步解释说:“好比开一个饭馆,不能把食材放在后厨,等顾客自己做。而是应该把菜做好,把所有的服务都拿出来,吸引顾客。所以我们一直坚持从游泳本身出发。针对学生,我们要提供专业的技术培训;针对成年人,我们要让他们感受到游泳的快乐。”当更多人参与到游泳运动中来,游泳馆的运营自然不成问题。

  事实上,过去几年中钱红一心扑在游泳培训课件、等级测试、教练员培训等一系列工作体系的标准化建设上,力求让更多孩子学会并爱上游泳。

  而相较于普通场馆的运营服务,游泳馆的服务更加聚焦于平时那些不为人们所关注到的安全细节。在这方面,钱红无疑也有着十足的发言权。

  “比如说,我们实行半小时轮岗制。通过长时间的经验总结,救生员在救生台上只能保持半小时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再比如说,更衣室的柜子都有三层,高层的柜子很容易碰到小朋友的眼睛,因此我们将更衣柜的门做成了滚筒式。”

  钱红一一举例说,“另外,国内大部分人学游泳,是从蛙泳学起,成年人打蛙泳,腿很容易踢伤孩子。因此我们在游泳馆将成人和孩子进行区域隔离,或者干脆将时段区分,做孩子专场。”

  正是对于培训和服务细节的聚焦,让钱红游泳学校在过去20年里吸引了超过20万名孩子,帮助30余座游泳馆解决了部分运营难题。

  3

  谈及对其转型帮助最大的人时,钱红毫不犹豫地说出了李宁的名字。

  “李宁是中国转型最为成功的运动员,也是我的恩人和榜样。正是因为他的成功,让很多运动员敢于在商业上有所尝试。”她诚恳地说,“从资金上说,李宁也是我创办的贝壳体育公司的大股东。”

  有了李宁资金和经验上的支持,贝壳体育在创办伊始,便开始尝试进行游泳场馆升级。

  2016年,贝壳体育同北京体育文化产业集团(以下简称“北体集团”)和北京约顿气膜建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约顿气膜”)合作,在安徽阜阳临泉县兴建了气膜游泳馆。这座覆盖了40万学生的游泳馆,将为当地孩子提供游泳专业性培训服务。

  虽然气膜建筑在过去几年间发展迅速,但放眼全国,运用气膜建筑的游泳馆目前也不超过5座。游泳和气膜究竟能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呢?

  据北体集团董事长刘学恒介绍,同传统结构体育场馆相比,气膜体育馆兴建成本可节约三分之一左右,兴建周期可由5年缩减至2年。而对于游泳馆而言,气膜建筑更可大大缩减运营时在保温方面的巨额花销。

  “以英东游泳馆为例,一年的能耗花费大约是400万。而由于气膜建筑自身带有空调系统,而且能够完全密闭,这项成本节约了一大半。”钱红说,“我们一直坚持从游泳本身出发,降低成本可以让我们把钱花在专业本身上。”

  与此同时,采用PPP模式的游泳馆,不仅让能够让钱红找到合理的商业模式、保持资金健康运转,也为日后全民健身提供了大量场地。目前,除了临泉县外,贝壳体育还在河北行唐县和晋州县先后修建了两座气膜游泳馆。按照计划,未来3年她与北体集团和约顿气膜将在全国兴建300座类似的游泳馆。

  4

  对于公司未来发展的预期与规划时,钱红表示,未来的目标还是要专注于教育培训,踏踏实实聚焦游泳普及工作,“游泳不仅是一项体育技能,更是一项生存技能,我们要给更多的孩子解决场地问题,让更多的孩子学会游泳。同时也要把场馆运营服务做好。”

  这样的答案,像一个在体育产业领域浸染了20年的“商业老手”。

  结束与她的访谈,也让我觉得自己内心平静--原本以为对钱红只是象征性地采访,然而她却给到了我足够多的答案。这也消除了我们在召开场馆论坛之前的某种焦虑感。

  正如罗马尼亚人马内阿说的那句话,时代需要我们“灵活的适应能力、怀疑一切的实用主义态度,还有某些时刻盲目的服从”的特质--这样的内在状态,既能抵御高压,也能削弱悲观。

  和许多人一样,我们希望场馆论坛能够提供一个新的思维的契机,撕开场馆行业的桎梏--但我和郭超却又分明感觉到,这个行业的戏剧,或许大幕还尚未全面彻底地拉开。


合作伙伴

©2013-2015 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 ( 京ICP备05083596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