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来源: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7-06-27
0

  文/崔衎衎

  1

  也许很多年后,我们将发现,就如同当下体育制造领域和流通领域发生的事实一样--中国体育场馆行业的升级转型,竟也是从一种看起来属于边缘地带的运营模式开始的。

  PPP模式于体育场馆行业而言,是令人既熟悉又陌生的经济专有名词。简单来说,它涵盖了一切政府和私人组织之间的合作形式。从中央经济工作指挥棒的角度看,这种合作形式,将成为未来场馆运营的主流思想之一。

  

 

  根据财政部PPP中心的统计数据,自2014年12月以来到2016年10月,将近短短两年时间,财政部PPP示范项目的数量增加了16倍,财政部PPP示范项目的投资总额增加了5倍。近两年来,从国务院、财政部、发改委、住建部再到地方政府,目前都在大力推进PPP模式一一体育场地的投资主体多元化趋势越发明显,主要由国家投资兴建体育场地的局面得到了一定的改观。

  从长远看,政府和社会资本的合作,是有效解决财政资金短缺与人民群众对体育设施日益增长的需求之间,行之有效的方法,也是实现国务院要求在2025年之前,人均体育场地达到2平方米的必由之路。而参与PPP,将是现代企业当下的最佳选择之一;之于未来,PPP模式更意味着蕴藏着巨大的机会。

  2

  从BT到BOT,中国近百万数量的体育场馆,一直在地皮、投资和运营三个方面摇摆。这其中绕不过的门槛,就是作为大业主的建设用地所有者——当地政府。

  在多种合作模式兴起之前,国内体育场馆的兴建一直沿用“政府招标-政府运营”的传统模式。小如一个社区的街道体育活动室,大到诸如“鸟巢”“水立方”这样级别的城市地标性综合体育场。随着全民健身热潮的兴起,这种模式下的场馆利用率,不断被社会舆论所诟病。

  之前几年,曾有体育馆业主私下表示:大型体育场馆,开放就赔钱,不开赔得少。而与此同时,周边居民无处健身,运动热情无处释放的事情却屡屡发生。最近几年,这股批评的声潮,也在慢慢地向“非教学时间的校园体育场所的闲置问题”袭来。

  PPP模式究竟能否解决这些顽疾?经过实践,不难看出,传统的“建设-移交”模式下的体育场馆,其终极目的,是建筑本身。PPP模式下,运营早已在招投标之前就纳入到未来规划之下。同时引入的市场经济和资方盈亏因素,也给予了投资运营方不小的压力:究竟应该如何吸引更多人前来使用场馆,并将流量转化为盈利?

  

 

  这样的设问,在5月22日于上海举办的2017中国体育场馆设施论坛上,得到了答案。绿茵天地体育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深,围绕实际案例,发表了基于“固安模式”的主题演讲。

  早在PPP模式尚未在国内推广普及之前,绿茵天地就未雨绸缪,大手笔投资兴建了固安市民活动中心,并运营至今。王深的演讲稿中,其中关于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充分发挥场馆自身基本运动功能的陈述,不断闪现出亮点。

  “1+1>2”,这是王深给予“固安模式”的总体评价。结合演讲内容,不难看出,这种模式下的政府体育场馆一方面满足了市民健身需求,另一方面解决了政府大型体育场馆运营经验不足的短板,此外,参与企业盈利。

  固安市民活动中心现已成为河北廊坊市范围内唯一现代化、专业化运营的全民健身基地。在固安市民活动中心项目上,从BT模式承建,到受托运营,履行政府职能,绿茵天地与固安政府建立了良好的互相、合作机制,从而确保了这个政府主导的全民健身项目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最大化。从项目全过程来看,这就是一个政府、企业诚信合作,扩大公共服务范围、提升公共服务质量、培育健身习惯、增强民众体质的PPP模式项目,从项目实施效果来看,真正实现了政府、企业、民众三方受益。

  

 

  固安项目是绿茵天地进入全民健身场馆运营的第一项目,也是固安政府创新机制、以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提供公共服务取得成功的第一个PPP项目。固安模式的成功,王深为其提炼出了需要以下内外部环境支撑的五大经验之谈:

  1、政策导向很重要,大环境是小产业发展的强力支撑。

  2、良好互信的政企关系。

  3、在选择项目时,要从极专业的角度,对周边社会环境、地理环境、居民情况、同质化情况等现状,及未来预期可能发生的变化等进行充分调研,要将功能配置的合理性放在第一位。

  4、全过程一体化专业服务,能确保场馆设计、建设与健身设施的专业需求高度匹配,提高健身活动的舒适度,降低运营成本。从规划、设计阶段就提前植入全民健身对场馆设施的专业需求,并为后期的专业化运营提供有效的技术保障。

  5、专业化的运营团队及高标准的服务,加之“以人为尊”的五星级服务理念,能确保健身民众身心双重获益,民众的参与度得到快速提升。

  3

  PPP模式能否适用于校园体育场馆呢?解决校园场馆的闲置问题,这是盘活体育场馆主体存量的关键。

  我国教育类的体育场地建设,绝大多数来源于政府的单一投资。除了要解决钱的问题,政府在项目的推动过程中,还需要全程参与和监督。从项目的规划设计、投融资、招标采购、施工建设、质量保证和运营管理,到处都有政府的身影。对政府部门而言,这不仅要背负沉重的财政负担,而且无法从繁重的事务性工作中脱身,无法更好地发挥政府在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的核心职能。由此,政府部门急需从“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向只做裁判员的角色定位中转变过来。

  同时,根据《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公报》显示,我国截止到2015年底,教育系统场地个数为66.05万个,占总场地数量的39.98%,面积为10.56亿平方米,占据总面积的53.01%。按照目前国内体育场馆营造行业的发展趋势,这一占比的变化趋势并不会太大。而与此同时,国内人均可使用体育场地面积一直偏低,呼吁校园体育场所开放的声音此起彼伏。但因为种种原因,校园场地开放进展一直缓慢。

  针对校园体育场地近年来频繁出现的问题跑道事件--问题的背后有深刻的体制和机制的原因,更有因为市场过于分散造成的专业度缺乏、责任主体不明的原因。

  而PPP模式下的校园体育场馆营造方式,简而言之,其实就是企业垫资兴建场馆,甲方业主验收通过,按照合同付清企业场馆投资。对于政府来说,用一次性花费购买了可以马上投入使用的体育场馆产品;对于企业来说,则是通过前期垫资,保障整个工程从招标到施工的整体可控,并赚取一部分利息差额。

  

 

  深圳前海谢诺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沈祖建在2017中国体育场馆设施论坛上,做了主题为“校园体育场地设施及营建的PPP模式”的演讲,并提出了校园体育场馆“代建制”这一全新概念——企业垫资兴建场馆,甲方业主验收通过,按照合同付清企业场馆投资。

  沈祖建认为,“代建制”的方式,能够一揽子解决工程建设、规划设计、招标采购、投融资、交付验收、维护保养等一系列的问题。这一形式能够得到最大便捷的将是政府机构。企业垫资将会极大缓解当地政府财政,而学校能够在当地投资不足的情况下,率先使用到完工的合格体育场馆。而政府相当于为地方教育系统分期付款,购买了现代化的教学用体育场所。他同时认为,对于场馆行业而言,“代建制”堪称一次具有里程碑式的新模式——在企业与校园之间的合作前景,相当可期。

  沈祖建还认为,校园体育场地的PPP模式是促进投资主体多元化,提高项目质量、效率的需要;是减轻财政负担,转换政府职能的需要;是项目在建设、运营过程中让风险分配得更为合理的需要;是避免费用超预算的需要。

  

 

  同时,PPP模式能从以下四大方面,解决校园体育场地的一些固有顽疾:

  首先,从建设伊始就已经从业内专业角度对参与施工、提供材料的企业进行了筛选,用内行人帮助学校甲方弥补了不熟悉施工监管的专业问题。

  其次,教育系统甲方从根本上控制施工的最后成功交付主动权,完工后的权威验收和监管全部由甲方指定专业机构负责,为工程质量上了一道“保险”。

  再次,企业前期垫资帮助政府解决了资金问题。政府购买服务所得到的最终产品是完善的、可以安心使用的,而不是前期付款后,毫无推出机制的泥潭式工程。也从根本上解决了招标-建设过程中无法克服的顽疾。

  最后,这种模式为政府提供的整体服务,一体化的解决方案,能够有效减少校园体育场馆建设的周期。

  PPP模式,或许真的能够从最大程度上降低校园问题跑道类似事件发生的概率。而对校园体育场地PPP模式的不断摸索,正是业内这两年一直争论不休的彻底解决问题跑道的、可行性的方法论之一。

  4

  纵观整个体育产业,除了综合性体育场馆和校园PPP委托营建开放之外,多种形式下的体育场馆运营模式将会出现更多。

  PPP模式下的体育场馆营造行业有着更多商业上的联合体共享的可能,如同目前正在风靡全国的共享经济,从快车到顺风车再到单车,甚至包括目前颇具争议的共享篮球、共享充电宝——新型经济模式下的运营是否能够彻底被行业所接受,最后终将要交给市场来选择。

  PPP模式未来的最终呈现形式,是否将会仅限于综合体育场和校园领域?

  这个答案,还需要更多先行者继续探索。

  在今天,当中国体育场馆存量问题及运营困局不可避免地摆在台面上时,在不断调整和尝试运营模式上举步维艰之刻,让我们更加清晰地看到了金融市场化撬动它的迫切性和必要性。

  只是任何一个领域的经济崛起,都必须在实体、消费和金融三个领域都实现市场化,中国这一轮的经济改革重点任务之一亦在于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合作伙伴

©2013-2015 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 ( 京ICP备05083596号-1 )